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我看台湾的媒体监督

2013-02-01 11:17:4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船儿弯弯 | 浏览 17907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            我看台湾的媒体监督

    20087月,我参加大陆直航台湾的“首发团”,在台湾游览10天。

因为是“首发”,飞机从北京直飞台北,台湾马政府与各色媒体也很重视。据说,马政府工作之细,连公路旁的“槟榔女”都通知到了:大陆首发团直飞来人,记者混杂其间,这几天尔等要避避风头,就不要出来招摇啦!——真是知共产党者,莫若国民党。

岛内媒体也颇出风头,蜂拥而上,围堵抢截,各种镜头对着你,各种提问冲着你;转脸间,新闻便上了版面、电视,铺天盖地都是“首发团”的,官方新闻、八卦消息、特写、掇英、捕风捉影、造谣生事、绯闻、轶事,应有尽有,连挖挖鼻孔、剔剔牙都有特写。跟随我们这个团的几辆采访车,永不熄火,车上总有人值守。

我因为是同行,就比较关注台湾记者们的举动,与随行的记者聊天,每天上街买几份报纸看。

我发现,尽管咱们大陆人觉得被台湾媒体整得挺热闹,打开报纸一看,头版、二版还是小马,尽管有些是琐碎事,但是,上得要闻的,锁进报眼的,还是岛内新闻、地方政要,而不是大陆新闻,也不是大陆游客。

第二,对朝野两党、政府官员、立法院、警署检察法院的报道,80%以上的内容皆是绯闻丑闻、八卦轶事,除了消息之外,很少看到咱们大陆司空见惯的“正面报道”,“三突出”、“排排坐”等。

我便心生疑惑,就这品味、格调,也称得上媒体监督?

我们这个旅游团每到一处县市,地方首长便来迎接。开始我们都觉得光荣,见了几次首长,发现不完全那么回事。一次在台东市参加阿美族的庆丰会,市长大人到场,与民同乐。我发现,市长第一个握手、打招呼的,并非我们这些大陆来的游客,而是蜂拥围过来的记者,先招呼,又举双手合掌,以示亲切,然后再转身与我们握手。即是在与大陆人交谈时,只要见有熟识记者挤过来,马上点头问好,再继续与大陆人交谈。

还有一次在中台禅寺,惟觉老和尚请我们午餐,恰好国民党要人林益世在寺内打禅,惟觉老和尚便请他来作陪。本来,林先生是来陪我们大陆人,但是,他进来还是先与记者们握手,再来见大陆的人。

台湾地方首长这种对媒体毕恭毕敬的态度,使我很吃惊。在大陆没有见过这种场景,在地方尤其难以见到。

还是在阿美族的庆丰会上,我认识了一位《联合报》的女记者,有四十岁的年纪,很文静的站在一旁看场面。我就与她交谈,提出自己的疑问,台湾媒体的舆论监督,报纸上八卦消息、官长们对记者毕恭毕敬的态度。

她说,现在报纸上大部分都是这种小道消息,市民爱看,官员的丑闻绯闻都是热点,所以市长怕媒体,见了记者笑嘻嘻。

我说,那样的话,会不会搞乱啊?

她说,还是有规则,不会乱,每天早上主编上班,先看几份报纸,看几个电视频道,心里就有了底,不会乱。

又说,大事炒作,总有领头者,有老大,大家都看着他,主要媒体不会乱来,因为你乱来,你就输了。

  一次在台北,我们住长荣酒店。早上我在大厅等人,见一位老者,在几个人的簇拥、搀扶下,慢慢走进酒店。有人说,这就是张荣发老先生。我到酒店门口,看见两辆名贵轿车停   在路旁,什么牌子我不认识,但绝对不是奔驰宝马级别,而是宾利劳斯莱斯一档。我见一个小年轻警察正在记录两辆车的车牌,还有一位稍年长的警察在向司机询问情况。

我对年轻警察说,这是张荣发的车,我看见他刚才进去酒店。

我看他注意我,就自我介绍是大陆来的,来台湾游览。

年轻警察表示欢迎。

我就和他聊台北警察、执勤等情况。

我看他全身披挂,就请他介绍装备,并说我是媒体记者。

年轻警察没有要我出示任何证件、介绍信,我说是媒体的,他就相信了。他向我介绍身上的挂件,胡椒水、记事本、对讲机、警棍、手枪(我估计是电子枪)、罚款记录仪,等等。

我要求看看他的手枪,他说不行。解释说,只要我的手放在枪套上,就可能有人拍照下来,放在报上,长官就会来问我,我们有十几项规定,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用枪,什么情况下不能动枪。

   我想,这大概就是现代社会的媒体监督,它并非以一种“正义”形式出现,并非以一种“卫道士”的面孔出现,监督并不一定正义凛然,大声呵斥,它用一种“炒作”的形式,看似在花草风月中,看似在声色犬马中,看似在狂风恶浪中,媒体行使责任,完成对政府、对社会、对公众人物的监督。

  我与一些报纸、电视台的记者谈,他们都说,行业竞争非常激烈,即使在内部,也有很激烈的竞争,稍微一点不努力,第二天就会被主管解职,所以,大家都想着挖新鲜东西,都想着挖出别人没有的东西,用别人没有用过的手法。炒作是惯用的手法,不炒作,谁都不知道你。你只要显得与众不同,就算赢了。

通过这个话音,我可以看到台湾媒体的运作。兴风作浪、捕风捉影,小事说成大事的炒作,大陆来的游客买不买纪念品都能拿到小马脸前兴师问罪。

比如大陆游客购物,记者们问我们,准备买吗?有什么可买的?准备花多少钱购物?等等。开始,我们的回答就是,没有什么可买的;也有回答,看看吧,还没有决定买什么。到了看电视播出,才知道记者的提问和我们的回答,全是冲着小马的,全被编排成这样的节目:看看,人家根本不是来买东西的,小马想叫大陆游客购买拉动岛内经济,看来不行啊!——原来在这儿等着呢。

   这至少叫我明白,台湾的媒体人的职业第一要务,还是立足本地,对政府提问,对政府的政策提问(或者叫监督)。他们采访到的所有的内容,无论大小,都要尽可能,或者争取机会拿到政府面前问出个所以然,明辨是非。这反映出台湾记者的职业素质。与我们大陆并不一样。

就在这样的运作中,台湾媒体完成了社会监督。表面看,搞得公职人员人人自危,生拍一点闪失被媒体捕捉到。其实,自危就必须自觉,被监督者就要在五味陈杂中找到自己适应、调整的关节点,采取相应的步骤,按照操守行事。

监督并非敌对关系,而是互动、互相甚至合作关系。就像朝野并非政权丢失,更不是寇贼关系,而是现代社会党派之间一种合作形式罢了。

那种认为媒体是党派的喉舌,只为政府歌功颂德,恐怕只能在国民党独裁时才有,在现在的台湾,喉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河东河西三十年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壬辰除夕问候诸位凤凰博友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