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马桥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2015-11-13 13:41:53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天南海北 | 浏览 46298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马桥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汉光武帝刘秀,早先空有皇室血统,却身为布衣,如西汉之贩履儿。刘秀从南阳起家,与当朝的王莽恶斗几年,最后战胜王莽而登基,当上皇帝。

当初刘秀起事,并不被人看好,历经艰辛,与王莽屡战屡败,多数情况都是落荒而逃,有时竟至于搞到狼狈不堪。在南阳一带,民间有“王莽撵刘秀”的故事流传,就是讲这个。

王莽撵刘秀,撵到哪儿说到哪儿,虽说都在南阳地面,却风情各异,乡土人情各各不同,因此讲出来的故事也不一样。

却说这代营,距南阳不满百里,正好处在赊店到南阳的官道上,又是周围数一数二的大村落,颇有些人才,自然要接过“王莽撵刘秀”话题,编织出本地故事。

距代营不到一里地,有马桥村,小门小户,不过百十户人家,村尾与代营鸡犬之声相闻。早先,一条官道穿村而过。村头一条小河,河上跨着一座石桥。几块青石板铺成桥面,桥头栏杆立着两匹狮子,河水从桥下缓缓流过。这桥,就叫马桥。

当年,王莽撵刘秀,两人各有随从相拥。一个逃,一个撵。王莽麾下是虎狼之师,将士个个丈八身材,金光铠甲,威武雄壮,手持紫金锤、鎏金铛,张弓搭箭,刀光闪闪,跨下卷毛青鬃马,奔腾咆哮;再看那刘秀一干人,惶惶如丧家之犬,个个面色苍白,浑身虚汗,挟胸露怀,披头散发,有人骑着毛驴,小碎步,有两个人共骑一匹羸马,三步颠两下,还有几个眇目老者,几个跛足的步卒,简直惨不忍睹。

那天,刘秀一干人来到马桥。刘秀知道身后王莽撵的紧,自己命在旦夕,看见眼前一座石桥,心想,老天有眼,叫我过了这桥,平安大道直通南阳,待我登上龙座,回来好生给你打造桥身,给你安装黄金狮头,白玉身量,叫你传世万代,人人过桥前先行礼,人人过桥后回头望。

刘秀念叨完,策马过桥。诸位看官,那马桥不过两丈长短,眨眼便过。

刘秀过桥后,回头张望,四处静悄悄,一阵风儿吹动岸边柳,纷纷扬扬,小桥流水,浮萍过眼,再看那桥,还是桥,没有短一截,也没有长半截。

刘秀叹口气,天不助我也!自己手下加一鞭子,又催促手下逃命要紧。大家争先恐后便跑起来。

再说王莽撵着紧,与刘秀虽有距离,好在地上马蹄印纷杂,清晰可见,追起来倒也不难,心想时间而已,肯定能撵上。谁知追到马桥跟前,却看不见刘秀一干人的行踪。

马桥桥头是个路口,各有岔路左右。王莽喝令手下人散开,四处查找,定要查出刘秀走向。手下一群虎狼之师,前一会张牙舞爪,个个逞能,这一会却懵懵懂懂,似瘘似傻,不辨东西,四处找了一会,过来向王莽禀报,说刘秀已不知去向,找不着。

那王莽大怒,责骂手下,着令再找。手下人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了一阵,又回来禀报,一会儿指南,一会儿指北,且张口结舌,说不出一句囫囵话。

那王莽有心过桥去追,无奈桥上并没有看见星点儿马蹄印,可见刘秀的马没有从桥上过。且桥下两岔路,刘秀左右都可能走。

那刘秀一干人明明从马桥通过,桥面显见得留下一干人通过的马蹄印,为何待王莽来了却睁眼看不见?

原来,就在刘秀转身跑开时,马桥桥面轻轻翻身,桥面翻到桥下,把刘秀过桥的马蹄印遮盖过去,桥面则是一片新鲜土地,看似无人经过。这是六丁六甲暗中保护之功,天注定该刘秀当皇帝。

到了这时,连王莽也没有主意了。趁此功夫,刘秀一干人快马加鞭,逃出生天。

王莽撵刘秀,撵到马桥不见踪影的故事,在当地流传多年。每一个传说者对听故事的人说,现在你去马桥去看看,桥下的青石板上,马蹄印清清楚楚。——这是一句证言。听得人马上点头称是“那肯定!那肯定!”遂成真,都相信桥背面有马蹄印。

我刚下乡到代营知青时,听百姓讲“马桥”,知道是传说,也不在意。有一次从马桥经过,看看那桥,桥面两丈长短,即使桥面没有马蹄印,桥这边肯定有顺路过来的痕迹,桥那边路上也会有,隔着桥一望便知,王莽怎么会傻到如此地步?睁着眼看不见?

不久到了冬季兴修水利季节,工地正好在马桥附近。一次工间休息,我说要去看看马桥背面有没有马蹄印?几个小年轻也跟着我去,生产队长老砖头不叫我去,拉着扯着拦我,说,看那干啥,马上干活了。

我不听,嘻嘻哈哈非要去。四周也有人怂恿说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嘛。

老砖头不拉我了,跟着我们一块去。

几步远的路,转过村头一间草房,前面就是马桥。

我站在桥头,实在看不出这座石桥有什么特别之处,风烛残年,桥身已经破败,桥面的石板间咧着缝隙,清凌凌的河水在桥下缓缓淌过。

我顺着河坡要下桥底,看看是不是有残留的马蹄印。

老砖头又喊着不叫我下去,连声“下去弄啥!下去弄啥!”

我说,看个究竟嘛,真有马蹄印没有?毛主席说,注重调查研究。

老砖头眼看拦不住,嚷嚷着“城里来得学生,咋都是死脑子!”

又骂,犟筋日死驴,驴死毬不倒,死犟筋!

我看他有点恼了,不好意思坚持,站在河坡,讪讪着自我解嘲。

几个小年轻在岸上冲着我喊,不敢了吧?不敢了吧?

我看老砖头仍余怒未消,就上来了。

过了几天,一次收工路上,我问老砖头,为啥不叫我看马桥背面?我又不当真。

老砖头眯着眼看我,说,王莽撵刘秀的故事,在咱这儿传了几百年了,多少人都这么说,马桥翻身,桥底翻到桥面上,叫王莽找不着脚印,刘秀跑了,跑到南阳当皇帝,故事都是人编的,你现在非要去看看桥下有没有马蹄印?肯定没有,你是要把这个故事打倒?还是要翻个个儿?你下去看看没有,上来到处说,还说调查研究,还说毛主席,你这和红卫兵砸陕山庙,有啥不一样?

老砖头说“砸陕山庙”,说得是文革开始时,县城的红卫兵打着“破四旧、立四新”的旗号,砸陕山庙,捣毁文物(陕山庙的简介,网友可以参见“命里注定的故事”一文)。

我不吭声了,细细品着老砖头这番话味,真是很有滋味呢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命里注定的故事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信仰:社会主义、三民主义孰是孰非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