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斜井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2015-12-21 16:32:4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天南海北 | 浏览 100191 次 | 评论 0 条

斜井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出了代营村往西,约两里路开外,有一片庄稼地,地抻儿长,衠黑胶泥,人称“西天边”。这片地不攒水,还容易涝。68年我在代营下乡当知青时,最不愿意去西天边干活,路远,地荒,坷垃硬,连个兔子毛都没有,没有一点鼓舞人干活的情趣。偏这块地头,撂荒着一口干井,其实也就是个土坑。就这口井,有一段王莽撵刘秀的故事。

当年王莽撵刘秀,刘秀被撵得惶惶如丧家之犬,没明没黑往南阳逃窜。彼时正值隆冬。那一日走到这“西天边”地界,真个人困马乏,实在走不动了,众人纷纷下马,躺在路边的草丛中喘歇着。刘秀心急火燎,连连催促,又责骂跟随的亲兵,催大家赶路。亲兵陪着脸说好话,众人见主公着急,只好上马。谁知那几匹羸马,一路走来已经歪歪斜斜,好不容易甩下身上的人,有点轻松了,还没有来得及倒腾腿儿,又被人骑上身。马们嘴上说不出,心里不乐意,便故意摇晃起来,歪斜的更厉害,又哆嗦,就等着身上着一鞭子,就势“噗通、噗通”倒地,躺下便抽抽腿,嘴里吐白沫子。

随从哭丧着脸对刘秀说,主公,人可以忍耐,马不吃不喝受不了啊。

又有人说,至少找点水叫它喝,喝了就可以站起来。

“水……水……水……”刘秀连连呼唤。

举目四望,天苍苍,野茫茫,耳畔呼呼风声,路边,一丛枯草在寒风中抖索。

天啊!给我点水吧。刘秀心里默念着,一面吩咐随从四散开,看野地里能否找到水坑水洼。

不一会,远处有人喊叫“这里有一口井!”

众人猛听有井,有井就有水,有水就能喝水。大家精神振奋,忙牵马过去。路上又听那人喊“井里有水!”众人欢一声呼,奔跑起来,连马们都听见有水的叫喊,甩开缰绳,翻开蹄子一溜小跑。

刘秀听人喊“有井”,也想着有井就有水,心里一振,“天无绝人之路!”也顾不得尊卑,跟着众人跑过去。

等到人们跑到井边,人和马争抢着伸脖子探头饮水,才发现那井是口深井,井水清清,悬在半腰,谁的嘴都够不着。大家面面相觑,既没有绳索,又没有盛水器具,看着到嘴边的水,众人却无可奈何。

马们又不乐意了,仰天长嘶,又踢腾腿,倒蹄子,躺地上打滚儿。

刘秀也伸头看井,井水清晰可见,水面映出井沿一圈人头,个个砸吧嘴儿,干咽唾沫。

刘秀回头看马,都卧在地上了。看样子,喝不上水,它们是决心不走路,管你刘秀被王莽撵上撵不上,与我何干?

“水……”刘秀念叨着,急得茓圈转。

突然,半天空响了一个轻雷,声轻音重,震得人心一个忽悠。众人忙抬头看,一片晴空,丝丝白云,怎么会有雷声?众人纳闷时,又是一声雷响,虽说声音不大,但是很清楚,雷声滚到地面,就在“西天边”,隆隆作响。

众人回过头来,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说这青天白日的雷声,究竟是何意思?刘秀心里默默念叨“莫非老天有眼……”

忽听有人欢呼“水!水!”

大家低头看时,只见跟前那口井已经斜将过来,井中水也顺着井壁漫到边沿,人们愣了片刻,随即欢呼,趴上去做驴饮,马儿不待人牵,失急慌忙伸过头去,却做牛饮。

彼时,天地间只听见一片“吧唧、吧唧”的饮水声,间杂着几声欢呼。

那刘秀此时却稍稍安心,嘴里喃喃道,天无绝人之路,天无绝人之路。

喝完水,人欢马叫,都有了精神,大家玩命向南阳逃窜。

等到王莽带人追赶到此,刘秀的人马早离开若干时辰。王莽的人马也需要饮水,偏偏那斜井又立正,王莽手下的将士,看着水喝不到口里,盘桓多时也走不了。

斜井的故事在当地流传很广。井一直在“西天边”地里,几百年不变。可人来人往,传说一年一个样。

有人说,42年老日进攻南阳,有一个班的鬼子从赊镇出来,走到这“西天边”,眼瞅着斜井走过去,一个跟着一个,“噗通、噗通”都掉井里,淹死了。

还有人说,48年毛主席带着八路打南阳,大队人马从“西天边”过,过了一天一夜,几万人马都喝这斜井的水,井愣是不干,清亮亮的水,甜丝丝的。

到了上世纪“大跃进”年代,人民公社“一大二公,力量无涯”,县里领导借“斜井”的故事,计划在西天边放一颗大“卫星”,据说下决心搞到小麦亩产万斤,“西天边”百亩地,总产超百万。此计划送到南阳,全地区轰动,地委召开了“斜井现场会”,地委书记说了,要叫南阳变成名副其实的“乌克兰”,遍地都是千斤猪,百斤羊,十斤鸡……省里报社记者来代营采访,回去在报上还发了一首诗:

斜井地里一棵苗,一窜窜到半天高。

我叫刘秀看一看,还是人民公社好。

后来的结果,我就不说了。诸位看官也能想到。毕竟是我半个故乡,我不能落井再下石吧。

后来我下乡到代营,生产队长老砖头给我讲“斜井”的故事。一天,我俩走到那井边,只是一个浅坑,哪里还有水呢?

我问老砖头,二叔,这是井吗?怎么没有水了?

他说,前几百年都有,闹土改时在这儿枪毙人,死人一层摞一层,把井都填满了;大跃进又在西天边炼钢,到处起炉子,处处冒烟,四周的树也砍了,地上又挖坑,井里的水一夜就干了,再也没有了。

又说,人走正路,老天保佑;走邪路,到手的也厶了。——他说南阳方言,“厶”就是没有的意思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4
上一篇 << 清风道士的故事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过年再议杨白劳与黄世仁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