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过年再议杨白劳与黄世仁

2016-02-02 16:33:04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杂文 | 浏览 159387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过年再议杨白劳与黄世仁

首先说明,本文议论杨白劳与黄世仁,采用黑白电影《白毛女》的故事及其细节。

杨白劳与黄世仁之间的事,发生农历年除夕。起初,贫农杨白劳借了地主黄世仁的钱,立下字据;年底,黄世仁逼杨白劳还债,杨白劳一年所挣,仅够还利钱,黄世仁则要本利全还;无奈,杨白劳被逼卖独生女喜儿,并在卖身契上按了“同意”的指印,卖女还债。

我们看到,整个“白毛女”故事的基础,建立在两点上:一是杨白劳借钱要还,二是黄世仁逼债。如果没有“还钱”和“逼债”,白毛女的故事就不会发生。

先说杨白劳“还钱”。他是“借钱”在先,之后才是“还钱”。电影在这里有一个潜台词,应该能看出来,就是杨白劳有一个牢固的念头:借钱要还。这个念头不仅杨白劳有,连他的女儿和女婿王大春也有(电影中有大春冒险攀崖采药的镜头,说明他也知道“借钱要钱”的道理)。“借钱要还”这个念头的实质,就是做人要讲“信用”,即使是穷人,信用也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。

再说黄世仁逼债。杨白劳借钱在先,然后才是黄世仁逼债,这是此事的顺序,没有借,就没有逼。当然,黄世仁逼债的目的,是为了霸占喜儿。但他也不敢乱来,他需要有一纸文书,一张杨白劳按指印“同意”的卖身契,才能下手。如果没有这个文书,他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抢人(尤其在大年初一、当着喜儿未婚夫的面、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)。可见,无论黄世仁的目的多么可恶,但是有一点,他知道必须依据行事,无凭无据的情况下,他虽然有钱有势,恶霸乡里,也不敢贸然行事。黄世仁需要有一纸“同意”文书才能行事的念头,其实也是一种“信用”观念,这个观念也是自古以来富人安身立命的依据(无论这个富人多么可恶)。

我们看到,“白毛女”中杨白劳和黄世仁的故事,两人做事的观念,都是建立在“信用”的基础上。一个是“借钱要还”,一个是“依据行事”。

有人会说,黄世仁的“依据”很虚伪,是假惺惺,卖喜儿的文书也是杨白劳被逼按的指印。我一般的不否认此说。但是,有钱人迫害穷人,是另外一个议题,本文只涉及到两人行事的观念。而这种观念使客观存在的。如果有人一口咬定黄世仁虚伪,我也只有说,其实杨白劳也不一定就愿意还钱。谁都喜欢天上掉下馅饼,用别人的钱不还的事,大家都高兴。

如果杨白劳没有“还钱”的概念,对借据不屑一顾,死扛着就是不还,管家来逼债,“呸”他一脸!再逼急了放火烧了黄世仁家的牛棚,连夜逃到山上找红军,参加革命。黄世仁有啥办法?也只有自认霉气。

如果黄世仁没有“依据”的概念,杨白劳借钱的第二天,就去抢喜儿,他有虎狼家丁,杨白劳肯定打不过,即使王大春帮忙,也会被打得头破血流,只能眼看着喜儿被抢走。

如果这样,就不是真实了,叫做“胡编乱造”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斜井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奶奶——欢欢喜喜过个年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