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“倒鸡鸣”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2016-02-15 16:39:2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天南海北 | 浏览 111671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           “倒鸡鸣”——王莽撵刘秀的故事

那王莽撵刘秀,撵过马桥,走到随庄,又撵出一个故事。

随庄在代营东,离代营有二里路;村子狭长,东西走向。一条公路从村里穿过。早先,这条路是从社旗通往南阳仅有的一条公路,架子车牛车自行车拖拉机卡车客车,都走这一条路;随庄便沿着这条路伸开,住家牛屋粪坑猪圈鸡笼饭铺油坊杂货店,也都沿着公路排开。整个村子,有人说有二里长,有人说怕不止三里。

当年刘秀被王莽追赶,两拨人马相距也就是一箭之地。只因为刘秀有六丁六甲暗中保护,神祗们做起“障眼法”,罩定刘秀。王莽手下皆肉眼凡胎,只听见前面马蹄“得得”,就是不见人影。也知道相距不远,只得催人赶路,定要生擒刘秀。

一日,刘秀一干人走到随庄,此时天交亥时,三星高挂,已到夜深人静时分。刘秀眼看随从东倒西歪,人困马乏,再也没有丝毫气力。只好下令休息,命,待鸡叫头遍就起身,不吃饭了,逃命要紧。

手下人顾不得造饭,就路边找了间茅庵,倒头便睡。刘秀心中有事,使人伺候着吃了点干粮,歪在一旁打瞌睡。正朦胧间,耳旁传来一声鸡鸣,刘秀惊醒,忙喊众人起身。

一干人收拾齐了,上马出村,一路朝西狂奔而去。

跑了好大工夫,及到曙光微露,回头看时,东方天际霞光已现,却不见王莽跟上。刘秀以为王莽疏忽,心中大喜,以为逃出生天。

王莽那边其实并无大意,手下着实操心。听见鸡叫忙起身,来不及生火造饭,吃点干粮就上马。一干人出村后,只见眼前茫茫晨雾,一片寂静,前几天听见刘秀人喊马叫声,此时已经全无。王莽大吃一惊,下马就路边起了一课,方知天意。

原来,王莽遇到了随庄“倒鸡鸣”。每天黎明前,却是村西头的鸡先叫,依次向东递进,蜿蜒曲折,总得过半个时辰,才能传到村东头;村东草盛虫肥,鸡们白日里本来就吃得撑着,夜里又懒,此时惺忪好一会儿,众鸡都等着头鸡,领头的只好不情愿的叫几声,众鸡们仍装迷瞪,继续磨蹭半天,才此起彼伏叫起来。——比起村西,早已差一个时辰。

那天夜里,刘秀的人马进村后穿村而过,宿在村西头,半夜先听见鸡叫。而王莽的人马进村就停下,扎在村东头,他们听见鸡叫时,村西头的鸡已经叫二遍了,又磨蹭一会起身,自然落在刘秀后面。

68年我下乡到代营,往事已越千年。有一次干活,队里老程给我讲了这个“倒鸡鸣”的故事。我不相信,还与他争论,先讲“科学知识”,又说这是“封建、迷信”,最后说这个故事“为统治阶级歌功颂德”。老程家的成分,土改实划“富裕中农”,四清又补授“富农”,是“分子”。他看我如此认真,还上纲上线,便不吭了。

1969年春节前,我从家赶回代营,要与贫下中农过革命化春节。那天傍晚,我在方城汽车站下车,已经没有去社旗的班车。方城离社旗还有五十里路,我仗着气盛,抬脚就走,准备一夜走回去。

一直走到随庄,我知道快到家了,过了随庄就是代营。此时已过了半夜,正“二十七八月黑头”,四周漆黑一片,也不知道几点。我从村东头进去,当时困得迷迷糊糊,东倒西歪一路走。暗夜中只觉得眼前一阵空旷,有寒气扑面,这是到了村西头,就要出村了。这时我清醒了些,突然想起“倒鸡鸣”的故事,便想等着看看,是否村西头的鸡先叫。我本来就不相信,无非想实地认证,春节要是和老程坐一块,振振的更有词了。我站住脚,四下看看,黎明前的夜,静悄悄的一丝儿声响也无。我又自嘲,传说就是传说,还能当真?正抬脚要走,前面不远处,大概是村子最西头的一户人家院子里,传出第一声鸡叫“咯咯——咯——”啼声虽不甚响亮,却听的真切。我一愣怔,站住了。“真是村西头鸡先叫?”像是回答我心里的疑问,路旁一户人家的院子里,又响起一声雄壮的鸡鸣,随即,四周此起彼伏便传出几声鸡鸣。那响亮的啼叫声真使人精神一振,就像眼前开了天窗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1
上一篇 << 奶奶——欢欢喜喜过个年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幸福是一种感觉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