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园
今我来思,翠微苍苍
http://qiaohy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彼一地非此一地也 ——渥太华会博友子文

2016-06-27 08:41:0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杂文 | 浏览 422608 次 | 评论 0 条

彼一地非此一地也

——渥太华会博友子文

子文是我在博联社认识的朋友,他在渥太华定居。此次我游览到多伦多,参加旅行社组织的“加东三日游”,有渥太华一站。子文听说,当即电话与我联系,约定在渥太华见面。

子文很是热情,临行前一日,数次电话询问旅行社行程,交代我要注意事项。

车行一路,他又电话确定到达时间、地点。

我们的旅游车到渥太华时,已经午后。车在国会广场前停下。这里人多车多,又有几个交通路口,比较拥堵。导游给了30分钟的停留时间。

我下车后没有去国会,便给子文电话,告诉他已经到了。子文正开车过来,无奈一路堵车(像北京一样),又红绿灯开开关关(和北京完全一样),我又等了十几分钟,子文车才到。

渥太华国会广场前停车位狭小,子文的车无法正常停车,他又急着和我见面,万般无奈之际,只好将车停靠路边,管他(和北京停车人一样心态),先见面聊着再说。

           


我和子文见面,真高兴!说起上次在北京见面,谁在谁在谁还在,谁谁谁现在怎么样了,时有会面、聚餐,没有人拍视频上传,总之大家都好。我们见面又说起关心的话题,正好那天是63号,天气炎热,烈日当空,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与当年北京的景象差不多。

我们聊的高兴,有点忘乎所以。我记得提醒他一次,车还停在路边。子文说,管他呢!我们又天南海北说起来。

一阵清凉风儿吹过,一只警花翩翩舞来,飘落在我俩面前。我乍看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人,定睛才看清是名警察。警花全身黑衣黑靴,数件行头挂在腰间,胸前一张警牌,甚是威武。对着子文张口就问,这是你的车吗?看样子,她盯着子文不是一会儿了,不然为何直接对他发问?

子文见被逮个正着,抢上前一步,笑脸相迎,指着我对警花说,这是北京来的游客,我的朋友,我们相约在国会见面,说会儿话就走。——他说得是实话,并不是找借口。

警花听说我是从北京来,马上对我笑脸相迎,询问变成“Welome”,又连声“Sorry”,又摆了几下手,那意思分明是“你们聊吧,聊吧。”可能最后又加了一句“时间不要长。”——尽职尽责。

我刚看到警花时,潜意识反射性紧张。后来看到她又是“Welcome”,又是“Sorry”,又看到前面国会广场,几个穿黄色衣衫的人喋喋不休向游客诉说什么,也无人搭理。才明白这里不是昌平,此一地非彼一地也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幸福是一种感觉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没有主,便没有信仰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乔海燕

曾经是红卫兵、知青、医生、记者、编辑,凤凰网负责人、总编辑、副总裁。现在是凤凰新媒体顾问,白云黄鹤之人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